uc書盟 > 崩壞神話 > 第八百九十三章

第八百九十三章

    本來司徒墨淵一直與四位師傅生活在千里之外的一處無名山谷之中。一個月前四位師傅突然要考驗司徒墨淵,讓他自己帶著‘四寶’孤身前往千里之遙的北邱城。

    如今司徒墨淵已經找到了四位師傅,還住進了剛剛建成不久的墨靈府。

    他從小生活在山谷中,并沒有看到過世間的諸多繁華景象。

    連續數日的大雪終于轉晴。整個北邱城也恢復了往日的繁華之景。

    今日,司徒墨淵奉師命前往北邱城以西五里外的虛銅山中采挖黃金。

    虛銅山雖然不算很大。但卻資源豐富。山內蘊藏最多的資源就是黃金。

    根據住在虛銅山附近的村民所說,這座山上似乎能夠長出黃金一般。因為連續十幾代人在這里挖掘,但是黃金依舊只增不減。

    不過在這座山挖掘黃金卻并非易事,這座山中不僅野獸眾多,據說還有守山圣靈與一些成精的妖怪存在。

    也有一些貪財的人上山采挖黃金被妖魔抓走的傳說,所以盡管知道這座山充滿了財富,但依舊很少人來此。

    此時司徒墨淵背著一把大斧正一個人向著虛銅山上攀爬,因為他從小就生活在山林之中,爬山對他來說宛如家常便飯一般,不顯一絲困難。

    “呼~”

    司徒墨淵爬到山頂,輕喘了一口氣,便小心翼翼的向著前面走去。

    穿過一條小樹林,便發現了諸多礦石,司徒墨淵方才找到了金礦。

    看著眼前各種各樣的礦石,司徒墨淵不管三七二一直接舉起斧子開鑿起來。

    然而,當他第一斧子砸下去的時候,整個山都像晃動了一下一樣令大地嗡嗡作響,并發出一陣宛如悶雷般的聲音,嚇得他不敢再輕舉妄動。

    待驚人的聲音消失后,司徒墨淵才緩緩的呼了一口氣,自語道:“奇怪,難道這里真的有妖精?”

    他此時有些躊躇,進退兩難,是臨陣退縮還是繼續完成師傅所交代的任務?

    就在他猶豫之時,忽然間感到全身無力,最終軟綿綿的癱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迷迷糊糊間,似乎在做夢又像是現實所遇。

    縷縷溫婉的琴聲回繞在耳邊,司徒墨淵站起來循著琴聲走去,發現周圍的環境都變了。

    這里不是高山,而是一條清澈的小溪邊。在河邊有兩個看不清容貌的老人正在下棋,二者時而微笑詳談,時而因為走錯了棋步而爭執不休。

    司徒墨淵在兩位下棋者身邊走過。而這兩位老人卻突然消失不見了。

    司徒墨淵一直向著琴音的方向走去而沒有回頭。并沒有發現身后的玄疑變化。

    走著走著。他又看到一位閑人雅士正拿著毛筆書寫著什么。但司徒墨淵并不關心這些,依然循著琴聲走去。

    走了很久,依然沒有找到琴聲的源頭,卻看到一位白衣女子正在細心的繪畫。

    這一刻,司徒墨淵也感受到了一絲詭異。于是他便向著這位女子走來。

    這女子依然在低頭繪畫,她似乎感受到了司徒墨淵的到來,突然沉聲說道:“墨如深淵,可有盡頭?”

    司徒墨淵聞言一怔。這句話令他非常震驚。因為在他小時候被四位師傅收養的那一天,撫琴便給他起了司徒墨淵這個名字,而且當時撫琴說的話和這位繪畫女子所說的一模一樣,半字不差。

    “你是誰?”司徒墨淵試探著向前走了一小步,并小心翼翼的問道。

    女子依然沒有抬頭,卻呵呵笑道:“無盡墨淵,卻無墨香。”

    說完了這句話,女子的身影便玄妙的消失了。

    司徒墨淵露出疑惑的目光,帶著好奇心拿起剛剛女子所繪的畫卷。當他看到畫上之人時忍不住驚呼出聲,這畫上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而令他驚呼的是,畫中的自己竟然滿身鮮血。且背后有一個神秘的影子。

    看到這幅畫,司徒墨淵感覺自己的背后有一雙神秘的眼睛盯著自己一樣,令他寒毛倒豎。

    他顫抖著手臂將畫卷扔掉,猛然轉過身去,竟發現一雙血紅的瞳孔在看著自己,卻是無聲無息,死寂的空間令人窒息。

    “啊!!!”

    司徒墨淵大叫一聲,猛然睜開雙眼,此時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拿起身邊的斧頭站起身來,看了看周圍的景色,發現自己仍站在虛銅山的上面,暗呼一聲原來剛剛是做了一場怪夢。

    司徒墨淵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舉起斧頭胡亂的砸起了礦石,然而這一次山上卻沒有發出那悶雷般的聲音。

    采集了一些曠世之后,他便急匆匆的離開了虛銅山,因為這里實在是太詭異了。

    當山下附近的村民看到司徒墨淵從山上安然跑出來的時候,這些村民都露出驚恐而又疑惑的眼神。因為幾十年來還沒有一個人上山之后還能平安回來的。

    司徒墨淵一路小跑來到虛銅山附近的村子里,在山上做的夢嚇得他不敢逗留片刻,雖然是夢,但卻感覺似真實所遇,令他有種撲朔迷離的感覺。

    “墨如深淵,可有盡頭?”

    “無盡墨淵,卻無墨香。”

    司徒墨淵心中一直回想著這兩句話,第一句話撫琴收留他的時候曾說過,也是因此給他起的名字,夢到這句話也不足為怪。但是第二句話司徒墨淵平時從未聽人說起過,卻又怎么會在夢中夢到這樣奇怪的話語呢?

    仔細回想著夢中的景色,那奇怪的琴聲、朦朧的小溪、看不清面容的下棋老者、提筆寫字的閑人雅士、以及最后遇到的低頭作畫的女子。

    他越想越覺得其中充滿了詭異,經過仔細一番回想之后,他心里突然發現一個巧合的地方:這夢中所遇的情景正是和琴棋書畫有關,雖然看不清下棋人、閑人雅士與作畫女子的容貌,但看他們的身姿體型卻與自己的四位師傅極其相似!

    想到這里,司徒墨淵便更加惶恐不安起來。

    “墨淵哥哥!”

    就在司徒墨淵思考之時,氣喘吁吁的香兒突然從遠處跑了過來,并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此刻,葉凝香小小的身子上掛著琴棋書畫四寶,懷中還抱著龍淵寶劍。

    她的小臉上沾滿了淚漬,并露出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見到司徒墨淵就像見到了久違的親人一般撲了過來。

    看著跌跌撞撞跑來的小香兒,司徒墨淵走過去一把將其抱住,疑惑的問道:“你怎么自己跑出來了?”

    就在司徒墨淵問話的同時,他也將香兒身上的四寶拿了下來。

    “師傅死了,四位師傅都死了!好慘好慘啊,香兒好怕……師傅讓我出來找你。我終于找到了、我……”

    香兒正結結巴巴的說著。卻忽然暈倒在司徒墨淵的懷里。

    “師傅死了?不會的!”

    司徒墨淵將四寶掛在自己的身上。拿著七星龍淵寶劍抱著昏迷的香兒一步步緩慢的向前走去。他要回到北邱,他要去見自己的師傅。

    正于此時,空中突然傳出一聲啼叫。原來是怪鳥小方從空中飛來,并叼著一紙書信而來。

    司徒墨淵打開書信,只見上面寫著短短的一句話:不要回來,危險!帶著香兒逃出北邱,不要與灰面人說話!

    短短的一句話卻是寫的歪歪扭扭,看得出當時的緊張情景。即便字跡不整。但司徒墨淵依然看得出這正是三師傅陶書的字跡。

    突如其來的噩耗宛如晴天霹靂,重重的打擊了此時悲傷無助的少年。

    在這座名叫墨村的小村子中只生活著十余戶人家,因為這里靠近詭異的虛銅山,所以很少人到來。

    司徒墨淵在村里的好心人指引下暫時住進了一處空房子內。

    村里有許多空房子,這些空房子的主人最早的都是幾十年前離開的,最古老的還有幾百年前所留下的空房子。

    這些空房子的主人都是因為上了虛銅山之后而沒有再回來。

    空房子已經被司徒墨淵打掃的干干凈凈,葉凝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司徒墨淵看著香兒紅彤彤的小臉,知道她已經發燒了。

    但是村子里沒有懂醫術的人,出了村子就是北邱城了。師傅臨死都告誡他不要回去,司徒墨淵現在很是為難。心里也是焦急萬分,況且他的身上分文沒有,就算找到了大夫也沒錢看病買藥。

    就在司徒墨淵焦急萬分又無能為力的時候,龍淵寶劍竟然發出微光并嗡嗡作響。

    司徒墨淵拿起龍淵寶劍,竟隱約的聽見寶劍內有人在說話。聽著劍中的聲音,正是葉凝香的母親。

    “孩子,我教你一種疏導真氣的心法。我會通過寶劍將自身真氣注入到你的體內,你再將真氣輸到香兒的體內,這樣她的病就會好了。”

    司徒墨淵拿著寶劍,驚奇的問道:“阿姨,您這么快就蘇醒了嗎?”

    “是你的四位師傅喚醒了我,我先教你疏導真氣的心法,之前的事情我稍后再慢慢的和你說。”

    司徒墨淵點了點頭,便細心的聆聽起劍靈所傳的心法。

    大約半個時辰,司徒墨淵便將心法記了下來,他雖然從未與四位師傅學習過仙術,但是記憶力很強,見到任何東西都會過目不忘。

    他默念著心法,引出龍淵劍內劍靈所發出的真氣,隨即便慢慢的轉注到葉凝香的體內。

    香兒紅撲撲的小臉逐漸恢復常色,呼吸也平穩起來,此刻正在熟睡,小姑娘一路從北邱城跑到這個村子也是累壞了。

    此時,司徒墨淵正在聆聽著劍靈講述著四位師父的遭遇。

    天下間有三類奇人,分別為術修者、武修者與文修者。

    其中武修者最為廣泛,他們體質強悍,擁有各種武術,是人們常說的‘高手’;術修者最為罕見,這類奇人通常會修煉各種玄奇法術,或是修煉成如神如魔般的體質,或是借引天地間的力量為己用,這類人雖然不是真正的神仙,但也被人們稱作‘神仙’;而文修者最特別,這類人雖然滿腹經綸出口成章,但并不是普通的文人雅士。他們懂得廣泛的知識與倫理,甚至通曉一些玄之又玄且鮮有人知的秘聞,但卻很少有人關注他們。

    司徒墨淵的四位師傅就是文修者。

    文修者極其低調,一直少有敵人。但是司徒墨淵的四位師傅卻慘遭神秘的灰面人滅口,并依舊在追殺著司徒墨淵這個棄徒。

    “當時你的四位師傅在關鍵時刻施展禁忌法術破解了七星龍淵的封印,并將我喚醒。所以我才能帶著香兒逃了出來,只可惜你的四位師傅死的太慘。即使我已經活了幾千年但也沒有見過像那些灰面人一樣兇殘的人。”

    劍靈講述完事情的經過。司徒墨淵的臉色陰晴不定。心里更是百感交集。傷心、憤怒而又疑惑。

    他不知道灰面人為什么要傷害自己的師傅。為什么要趕盡殺絕連自己都不放過。他甚至感覺四位師傅之前已經知曉了這件事情,所以才支開自己前往虛銅山,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不管敵人多么強大,我也一定要報仇,絕不能讓師傅們枉死,我要解開一切的謎底!”

    司徒墨淵在心中暗暗發誓,心意已決。

    “術士無道,武者無德。可憐天下文豪不得善終。受盡欺辱!”

    “誰?是誰在說話!”

    司徒墨淵頭腦一陣眩暈,走出破舊的屋子來到荒草萋萋的小院中。

    夜色下,整個村子都顯得尤為寧靜。

    司徒墨淵向四周張望著,露出疑惑的表情,自語道:“難道是我聽錯了?剛剛明明聽到有人說話。”

    “小子,你不要找了。我就在你的身體里。”

    蒼老的聲音回繞在司徒墨淵的耳邊,這一次他聽得真真切切。

    司徒墨淵驚異萬分,靠著房門坐在門前的臺階上,疑惑道:“你是誰,為什么要附在我的體內?”

    “我是這無邊的黑夜。亦是這黑夜中的萬千星辰。你不必恐懼,我對你沒有惡意。我此次現身。就是為了告訴你在任何時期都不要失去理智。你將要進行一場逃亡之旅,追殺你的就是神秘的灰面人。”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