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2746章 劍之力

第2746章 劍之力

    2746

    許太平的右臂,被斬落了!

    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任何劍招,就只是揮了一下手,許太平的右臂就應聲落下,這樣的一幕不管發生在誰身上,都會讓人蒙圈。

    不過,很顯然,許太平不是一般人。

    他在經歷了短暫的錯愕之后,伸出左手,一把撈住了自己的右臂,然后猛地將其接在了斷口處。

    恐怖的恢復能力,瞬間就將許太平的右臂給黏住,與此同時,寒威迸發,許太平的傷口處自動凝結出一層冰霜,將許太平的傷口完全封住。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許太平的右臂那巨大的傷口就已經徹底不見。

    許太平的身體急速的往后退去,拉開了與趙青衫的距離。

    “這就是我們的差距。”趙青衫看著自己的手,淡淡的說道,“我…已經掌握了超越人類的力量,這股力量,來自于修行者,現在的我,已經是一個修行者了。”

    “修行者…”許太平冷冷的看著趙青衫,說道,“剛才你斬落我右臂用的,不是威!”

    “不是威。”趙青衫搖了搖頭,說道,“那是一種比威更加恐怖的力量,他將威實質化,成為了一種力量,這是一種最本源的力量,我稱其為劍之力…之前的意,勢,威,其實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而力,卻是實質。”

    “劍之力?”許太平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東西。

    “這是只能屬于修行者的力量,你不是修行者,所以你無法掌握,而我…擁有了修行者的身體的我,自然而然,就掌握了這種力量,雖然你掌握了多種屬性的威,但是,我只需要掌握劍之力,就足以破除萬法…一力降十會,說的,就是這種力!”趙青衫說道。

    許太平雖然不怎么愿意相信,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趙青衫確實掌握了一種超出他認知的力量,這種力量無比的強大,哪怕是他的霸威入體,也完全抵擋不住這種力量,剛才得虧是他心里有了預警,及時作出了反應,不然的話,可能剛才那一下,就會將他的身體斬成兩半!

    許太平可不認為自己身體被斬成兩半還能夠活下來,任何事情都有個極限,哪怕是他的恢復能力也是。

    “掌握了劍之力,舉手投足之間皆是劍,我的手可為劍,地上的一粒沙塵,也可為劍。”趙青衫說著,腳尖插入沙子,猛地往前一踢。

    咻咻咻!

    一粒粒沙子,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所包裹著,猛然襲向許太平。

    許太平避無可避,只能交叉雙手擋在身前。

    噗噗噗噗!

    一粒粒的沙子輕易的破開了許太平的皮膚,鉆入了肌肉,而后將肌肉斬開,從許太平的后背透體而出。

    許太平的身上,出現了一個個兩三公分長的口子,就如同是被一把把的劍給刺穿了一樣。

    要不是許太平的恢復能力驚人,就這一下,就足以讓任何一個高手斃命,畢竟,這一下所造成的殺傷力太大了,那是覆蓋全身的殺傷!

    “混蛋!”許太平雙眼之中帶著殺意看著趙青衫,這趙青衫還真是有夠變態的,消失了一段時間之后再出來,竟然掌握了這么恐怖的手段。

    “游戲,可以結束了,知道我為什么跟你說這么多么?一方面是想讓你是的瞑目,另一方面,我是第二次用這一招,不太熟練,所以需要長時間的準備。”趙青衫說著,食指中指并攏,而后猛地往下一揮。

    噗噗!

    兩聲悶響!

    許太平整個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而后直接跪在了地上。

    在許太平兩個肩膀的位置出現了兩個血口,這兩個血口直接深入到許太平?的體內,而后又破開了許太平大腿上的肌肉跟皮膚。

    許太平雖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此時的他,卻感覺仿佛有兩把長劍已經穿透了自己的身體,將自己整個身體都給釘在了地上。

    就如同是我們烤雞翅一樣。

    這樣一幕,讓許太平無比震驚。此時的他完全無法動彈,整個人被徹徹底底的定住了。

    “世間萬物,皆可為劍,同樣的,空氣也可以為劍,不過,要憑空將空氣化作足以控制住你身體的劍,還是需要不少的時間。”趙青衫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許太平。

    許太平掙扎著想要移動自己的身體,但是,那兩把看不見的劍,牢牢的將他身體釘在了地上。

    趙青衫最終走到了許太平的面前。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地上的許太平,說道,“你我斗了這么久,也是時候了結了。”

    說完,趙青衫單手舉起,做手刀狀。

    “混蛋,去死吧!”許太平怒吼一聲,身體的表面瞬間變成血紅色,下一刻,他的拳頭重重的轟在了趙青衫的肚子上。

    趙青衫整個人騰空而起,飛上天十幾米高,而后,趙青衫在空中強行的調轉了身體,看向下方。

    在他的下方,許太平的后背上,是兩條巨大的裂口。

    在剛剛出拳的霎那,許太平竟然硬生生的從那兩把看不見的氣劍上掙脫了,而他付出的代價,是整個人幾乎被撕裂成三段!

    “徒勞。”趙青衫抬手往下揮去。

    轟!

    一聲巨響。

    許太平站立的位置上,沙塵騰空而起。

    趙青衫不斷的抬手往下揮,巨大的爆鳴聲不斷的出現在地上,整個沙灘瞬間被無數沙塵籠罩。

    就在這時,一股警覺之意,忽然出現在趙青衫心頭。

    趙青衫猛然抬起頭往旁邊看去。

    一枚火劍彈拖拽著長長的火龍,朝他而來,而在更遠的一個山頭上,一個男子正蹲在那,手上扛著一個火劍彈發射器。

    “無恥!”趙青衫咒罵一聲,而后抬手往前一揮。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火光沖天而起。

    那火劍彈被趙青衫的劍之力給直接斬成兩半,不過就算這樣,火劍彈還是發生了劇烈的baozha。

    恐怖的沖擊波,完完整整的掃過了趙青衫的身體。

    普通人被這沖擊波掃中估計就是四分五裂了,幸好趙青衫的身體足夠強悍,所以并沒有被沖擊波給殺死,不過,饒是如此,趙青衫也不好受,畢竟,那枚火劍彈baozha 的地方距離他也就兩米左右,他幾乎是完整的承受了火劍彈的威力!

    趙青衫的身體在空中不斷的旋轉著,與此同時,一枚接著一枚的火劍彈,朝著趙青衫而來。

    趙青衫連忙調整身體,而后朝著這些火劍彈揮手而去。

    轟轟轟!

    接二連三的baozha,就這樣發生在了亞特蘭蒂斯的上空。

    baozha的火光沖天而起,就如同是焰火一樣,而baozha的沖擊波,則是將周圍的樹木一顆顆的推倒。

    遠處山頭上,劉一槍放下了手中已經發燙的發射器,冷冷的看著遠方,說道,“敢傷虛懷,炸不死你!”

    “你,可炸的我有點疼啊。”趙青衫的聲音,忽然出現在劉一槍的耳邊。

    劉一槍瞳孔一縮,猛然拔槍朝向身后。

    在他的后面,渾身漆黑,看著無比狼狽的趙青衫,正面帶著殺意看著他。

    趙青衫的手已經高高舉起,只要落下,劉一槍就會被砍成兩半。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許太平的聲音,出現在了趙青衫的耳邊。

    “在我的地盤上,別裝逼!”

    趙青衫眉頭微微一皺,看向旁邊。

    在他旁邊,赫然站著許太平,而此時,許太平的拳頭,也已經如他一般舉起。

    在許太平的拳頭上多了一個圓盤。

    趙青衫調轉自己的手掌,往許太平砍去。

    砰!

    許太平拳頭上的圓盤猛然爆出一團綠色的火光,這一團火光瞬間包裹住許太平的拳頭,與此同時,光明神威,霸威,全部凝聚在許太平的拳頭上。

    三種威,在這一刻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那綠色的火光,在光明神威的催化之下,竟然爆發出了奪目的亮光!

    “綠炎!光明神拳!”許太平毫無保留,將自己的拳頭砸向了趙青衫的手,而趙青衫的手,也毫不客氣的落下。

    轟!

    一聲巨響。

    綠色的火焰,將許太平跟趙青衫兩人的手完全包裹住。

    一股強悍到極點的沖擊波,從兩人的手中迸發而出。

    劉一槍整個人直接就被這沖擊波給掃飛了出去。

    這一股沖擊波,比剛才火劍彈baozha的沖擊波似乎都要強大!

    隨著沖擊波的出現,許太平的身體整個的倒飛了出去。

    在許太平的手臂上,數道深可見骨的刀痕赫然在目,許太平的整個拳頭,被斬成了不知道多少份,看起來無比的恐怖。

    另外一邊,趙青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從這一幕上看,趙青衫依舊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不過,趙青衫卻并沒有趁著自己占優的時候繼續追擊,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

    此時,他的右手手掌,有一半是焦黑的。

    這焦黑的一半,并非是被燒焦,而是已經碳化!

    沒錯,就是碳化!

    就剛剛那一拳,趙青衫的右手手掌,竟然有一半被碳化了!

    那一拳的威力之恐怖,可見一斑!

    “很好,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本想把這一招留給趙家那個老不死的,現在,我把他給你了!”趙青衫死死的盯著許太平說道。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