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真摘星拿月 > 第29章 沼澤里的事(中)

第29章 沼澤里的事(中)

    只要有心起來,材料自然收集的很快,野馬的桀驁不馴攔不住羅先。一拳打暈之后,用藤條捆住四蹄與馬口,因為體型差別太大,“瓦罐”馱不動黑馬,羅先干脆用樹木臨時做了個簡陋的四**車,拉著就回來了。遇到爬坡上坎,難過之地,羅先在后面搭把手,把這車子抬一下,也就過去了。

    兩人重聚在呢喃山丘之外時,“蘿卜”悄悄遠離了羅先幾步,杰洛特看著羅先笑了,“你還真是用心。”

    “你不知道我們文明對于坐騎的執著,作為一名繼承者,我怎么能沒有一匹屬于自己的好馬。”

    “我找到了那怪物口中的骨骸,怎么看都不像是人類的骨骸,不知道生前是個什么生物。”杰洛特伸手遞上一包東西,示意羅先看看。

    羅先搖搖頭,“它之前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恐怕會變成這個,那就沒問題。”

    材料都齊了,那就進去吧,兩人依舊還是把“蘿卜”“瓦罐”留在外面,黑馬昏迷不醒,羅先二話不說,扛在肩上就走。

    黑馬被羅先扛起,杰洛特這才注意到黑馬的骨架很大,肌肉也很發達,渾身上下沒有一絲雜色,皮膚上的短毛一團一團卷著花,雖說從里到外都是黑色,但是這卷起的花形卻是發亮,特別是從陽光下看,似乎是閃著黑光。

    好一匹漂亮的母馬,恐怕是搶了野馬王的配偶吧~

    黑馬、烏鴉羽毛、生前的骨骸,三者齊聚樹心怪物面前的時候,它發出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那些倒刺都在四下亂晃。

    “材料完全符合要求,請把黑馬的束縛去掉,然后我們就可以開始了。還請兩位勇士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沒有問題,開始吧。”

    一段沉靜之后,溶洞之中響起低緩的吟唱,“我會用烏鴉的翅膀飛翔,請將骸骨放在羽毛中間...”

    “牽馬來到我的身前吧,羽毛和骸骨放在樹心下面...勇士啊...拔出你的銀劍...用力刺穿我的心臟...”

    “曾經是自由之身的我,將重獲自由...曾經是血肉之軀的我,將再次重生...曾經來去如風的我,將重臨大地...”

    羅先按著樹心的話,每做一件事,樹心就吟唱著一句古語,猶如詩句。

    緊接著樹心上纏繞包裹的樹根藤蔓緩緩松開離去,露出里面的血肉,此刻的樹心毫無防備可言。

    杰洛特拔出背上的銀劍,看向羅先。羅先點了點頭,杰洛特立刻揮動銀劍在樹心上劃了一劍,碩大的傷口之中,無名的液體泉涌而出,澆在骨骸和烏鴉羽毛之上。

    不知名的骸骨和烏鴉羽毛此刻好似遇上了濃酸,全部發出滋滋的響聲,在液體的浸沒下逐漸消失。

    “刺我!刺穿我!請給我最后的一擊!”樹心的話猶如狂亂,嘶吼起來。

    杰洛特奮力雙手持劍,向著樹心的傷口深處用力一捅,將銀劍牢牢地釘在心臟內部。

    整個恍如小山一般的樹心立刻萎靡下來,隨著樹心的坍塌,洞窟之中彌漫的嘶吼聲漸漸消失。

    一股肉眼可見的清輝從樹心上冒起,暴露在空氣之中的是一張不可描述的臉龐,非人非物,剛接觸到洞窟空氣的清輝就開始逐漸消散,迫不及待地立刻沖向地上昏迷不醒的黑馬,仿佛煙籠霧罩一般將其團團裹住。

    須臾之后,清輝全部沁入黑馬軀體,黑馬晃著馬頭,舒展著四蹄站了起來。之前那雙仿佛夜星一樣的雙眸,現在已經是一片灰白,身上的黑毛也是黯淡無光。

    “謝謝你們的出手幫助,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去救那些無辜的孤兒將他們送往大城市的孤兒院。至于剩下的,那就有仇報仇,有冤報冤...”

    黑馬口中吐出人言,很顯然樹心怪物已經轉移到了黑馬身上。之前的它被困在呢喃山丘下面不能移動,現在拋棄了以前的它,獲得了重生,可以借助黑馬的軀體馳騁大地。

    很可惜,黑馬的話還沒說完,腳下就騰起無窮的烈火,烈火之中飛起無數火焰的清影組成一個個奧妙的符文,形成一道道鎖鏈將黑馬鎖住。

    此刻羅先頭上的兜帽已經取下,露出里面半骨半人的面容,手里拿著那本《善惡書》,持書而言,“不,你哪里也不能去,還是乖乖待在我的身邊,做我的代步為好,你與三女巫之間的恩怨,我會替你完結,威倫之地不再需要你們這些亂神的掌控。”

    烈火之中黑馬氣得不斷跳起,“背叛!背叛!這是背叛!背信者,你們終將得到報應!”

    “不!為善者得其善,為惡者得其惡,這才是報應!天地不報,我來報!天地不決,我來決!讓我來看看你是該是有善報還是惡報!”

    羅先將手中《善惡書》一拋,只見書籍緩緩打開,其間射出道道霞光,落在黑馬身上,一陣陣黑氣從黑馬身上騰起。

    慘叫、咒罵、許諾、求饒、妄語夾雜在黑氣之中,仿佛萬千生靈同時瘋狂。

    “如此多的黑氣,還說自己是個好神?”羅先譏笑道。

    杰洛特則是早就收起了銀劍,站在一旁不知道沉默不語,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無數的混亂低語使他臉部肌肉有些猙獰,很顯然是在苦苦抵抗這些迷亂之聲。

    只是這一切聲音都在霞光之中漸漸消失,黑馬之上的黑氣越來越淡,最后再無蹤跡。

    黑馬也變得安靜下來,站在烈火之中一動不動。

    火焰開始融入黑馬的軀體,那些清影組成的符文鎖鏈也開始沒入黑馬皮膚之下,漸漸黑馬的鬃毛與四蹄由之前的烏黑發亮,變成紅寶石一般的鮮艷,特別是一雙眼睛,紫色,幾乎能射出光來,長長的馬尾變得只有尺許長,放在馬匹高大的身上,顯得異常短小。

    那些符文融進黑馬皮膚之下后,進入黑馬的血脈之中,肉眼可見的在皮膚之下流動,形成一道道奇特的紋路,漸漸的黑馬變成了黃馬,紅鬃變成了白鬃,紫睛也變成了黃瞳,除了一眼望去那異于普通馬的強壯身形,再無其他異處。

    黃馬清嘶一聲,踏著馬蹄來到羅先身旁,用頭輕拱了羅先幾下。

    黃馬太過高大,羅先身高一米八五,此刻也不過只到黃馬胸肌,就連背高都沒達到,還差兩個頭,可見其壯碩。

    黃馬頭高離地超過三米,四蹄宛如四根小柱子,而非尋常馬那樣的纖細,看上去極具壓迫力,是典型的重型挽馬模樣。

    “好家伙,要是被軍隊看到了,絕對搶去后勤拉車。”

    “他們可用不起這馬。”

    “那個家伙已經不在了?”杰洛特示意了一下樹心,想問樹心里出來的怪物是不是還在馬匹身體里。

    “惡的一面已經消失了,只留下善的一面,所以不用擔心,不完整的它也就不再是原來的它。現在的它,只是一匹坐騎而已。”羅先不好和杰洛特解釋,因為剛才的異象在華夏詞典中被稱為度化,再大的惡人也逃不過這種洗腦,至于洗腦之后還是不是原來的它,那就不好說了。

    杰洛特點點頭,“這樣最好,也算是圓滿解決了問題,我們該回下瓦倫村收取報酬,然后去見三女巫,我想知道希里身上到底發生過什么事。”

    羅先摸了摸黃馬的鬃毛,翻身上馬,“希望她們不要讓我失望,要不然真不好對她們出手。”

    仿佛在回應羅先的話,黃馬嘶叫了一聲。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