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無冕之王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觸目驚心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觸目驚心

    這一句話算是中規中矩,不管是怎么樣的情況,兩個人都是不可能會有什么問題。

    實際上,許多的時候人都是很無奈的,在不一樣的地位之后,即使是說什么樣的事都是要小心翼翼。

    要是什么樣的事情都是亂說的話,這也是肯定要出事。

    即使是這樣,郭陽也是感覺到有些疲憊。

    “多謝了。”郭陽的反應讓趙煥山明白,這會演變成什么樣的情況。

    雙方都是沒有說什么,因為有一些事情怎么都不是那么好說。

    想到這里,郭陽的心情都是有些復雜,這一次事要是沒有弄好,大家都是不知道會演變成什么樣的情況。

    當趙煥山離去之后,郭陽看著劉川志和鹿呦說道:“唉,這事要我們自己來的了,畢竟有些東西不是那么合適操作。”

    兩個人自然是明白郭陽的心思,他們都還是有些遲疑的看著郭陽說道:“老板,這事情是不是要慎重一點?要知道,這要是一旦被人給弄出來的話,有可能會是出一些疏漏,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郭陽現在也是樹大招風,有些人時刻都是在找郭陽的痕跡,盡管現在那些家伙還沒有冒出來,但是劉川志和鹿呦都是很清楚,這樣的人遲早會冒出來的了。

    若是這邊的痕跡太多,有些事情是真的不好處理。

    再者,他們都是不希望郭陽出什么樣的事情。

    “我知道,有些東西我還是會規避風險,你們也是一樣。稍不留神這事就有可能會引發巨大的反響,所以這些事情還是找人去處理吧。”

    郭陽又何曾愿意這樣,只是有些事情要是不小心翼翼,那是怎么都會出一些情況。

    在這情況下,自己這邊找人更加合適。

    劉川志和鹿呦都是松了一口氣,去找人是容易的事,尤其是有些不著痕跡的情況,這事更加的簡單。

    當然,他們還可以借用一些借口,那就是說自己想要撿漏,這就是不會有什么麻煩。

    劉川志又突然問道:“那個昆昆哥已經被通緝了,直接交給警察不是更加好處理嗎?”

    “唉。”郭陽嘆息一聲說道:“看起來是好處理,但是實際上更加難于處理,你自己都是明白要是他死咬著不開口的話,我們這邊是真的沒有什么辦法好奈何那個家伙。還有就是有些東西不得不說,越是罪犯,越是有可能會了解法律。”

    盡管是有可能會將昆昆哥繩之于法,但是昆昆哥后面的莊家有可能會逃脫。

    這事很正常,因為昆昆哥很清楚只要那個莊家沒有倒下,那以后他就有可能東山再起。

    在那么一種情況下,想要破局是真的不容易。

    劉川志和鹿呦很想勸說一句,他們都是已經將事情給做到了,這事情不該是這樣去想那么多。

    他們又想到這事是真的有必要這樣處理一番,因為要是郭陽的心結沒有去掉,也許事情會有更多的麻煩,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是幫郭陽將事情給做好了。

    他們第一時間去找了一個口碑還算是可以的混混,郭陽從頭到尾都是沒有出面,一直都是鹿呦出面。

    鹿呦給了那個混混一千報酬,讓他幫忙去撿漏。

    那個混混自然是不可能相信這樣的事,但是有錢出現,又不需要去擔負什么太大的風險,他自然也是不會有什么異樣的情緒。

    “鹿老板,這事情真的是沒有什么問題嗎?我先說明白了啊,要是發現是毒品什么的話,我可是第一時間出來報警的啊,我只是出來混的,我可不是出來找死的。”

    混混馮濤很嚴肅說道,他可是不敢有一點什么小心思,他知道這些人找他來做什么,但是他只是要錢而已。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是不會去參合的。

    “呵呵,這事沒有什么問題的,我們也不是做什么違法的事情,我們就是想要撿漏,但是因為我們這邊的本事很大,這個地方的人都是已經允許我們這樣撿漏了。”

    對于這些事情,鹿呦倒是一下子就是編出來了,反正對他來說,這些事情倒是無所謂的情況吧?

    既然是這樣的話,馮濤倒是沒有什么意見了。

    即使鹿呦說的是虛假的話語,但是就在這邊的店鋪,光明正大的交易,這事情也是不可能出什么樣的事情吧?

    郭陽和劉川志都是在遠處看著馮濤走進去,鹿呦在不遠處盯著。

    反正按照這邊的情況,那就是簡單的很。

    “老板,這一件事我怎么看都是怎么懸乎,這樣下去也是有些麻煩,況且我們這邊的時間不多了,到時候只怕是你還沒有將事情給處理好,我們就有可能要回去了吧?”

    劉川志還是想要將郭陽給全走,主要是他知道郭陽要是不走的話,這事情肯定是有一些麻煩的。

    這沒有什么辦法,郭陽的身份太敏感了,尤其是這一次的事情牽扯太大,誰都是說不準,這到底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郭陽知道劉川志是好心思,但是他嘆息一聲說道:“實際上,這事我也不是那么想折騰起來,但是有些東西不管是因為什么,我們都是要看著點吧?”

    郭陽都是已經這樣說了,劉川志還可以怎么樣說呢?

    “那行吧,但是我還是一句話,不管做什么樣的事情,那都是我們兩個人去做,你在后面看著就是了,即使是有什么樣的情況,我們也是不會波及到你。”

    劉川志是真的擔心郭陽被人給陷害了,有些事情說不準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反正對劉川志來說,郭陽的安全是第一要素,至于其他的事情都是無所謂的了。

    只要郭陽沒有出什么樣的事情,他們就是可以有足夠的安全做其他的事情吧?

    郭陽的心情有些復雜,他知曉這是其他人為他好,但是他感覺自己這樣也是有些不是那么好的感覺。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他都是感覺到自己有些束手束腳了,什么樣的事情都是做不到,什么樣的事情都是不能夠做一樣。

    這事情是極其不好,反正對郭陽來說,他是真的不愿意一直這情況。

    不過現在,郭陽也是沒有怪責誰,因為他知道其他人都是為他好,有些東西要是自己都不知道好歹的話,那是真的腦殘的了。

    很快,鹿呦回來了,至于那個馮濤自然是自己走了。

    當然,鹿呦的手上是有一個煙斗。

    “老板,那個家伙按照我們的話語去買了一個東西,應該就是對應買了一個號碼,然后就是弄了一個煙斗回來。我們現在回去看看,還是怎么樣?”

    鹿呦都是有些好奇郭陽的心思了,主要是這事,怎么看都是怎么不靠譜吧?

    只是郭陽好像還是有些興致勃勃的,這事情著實是有些奇怪的感覺。

    郭陽想了想說道:“這事我知道了,我們去看看吧,還有要是真的沒有什么手段追蹤到那一筆錢的話,那我們就是去找昆昆哥吧。直接將那個家伙給套取信任,然后送到監獄里面。”

    郭陽可是很清楚,昆昆哥一旦進去了,那是肯定會找一個可以相信的人幫忙。

    要不然有些生意是怎么都沒有辦法維持住的,他們需要的就是那么一個機會,只要昆昆哥進去之后,那些生意落入他們手上,到時候他們肯定是可以接觸到那個莊家。

    只是郭陽現在都還不明白,徐弈航當時是怎么那么快就接觸到那個莊家的呢?

    “老板,這事情不著急,我先在這邊看一段時間吧,我觀察一下,這邊有多少生意,我記得前面有一家店可以對著這邊,我去那邊蹲點看看?”

    鹿呦是和劉川志一樣的心思,他們將事情給做多一點,到時候郭陽接觸的事情就少一點。

    這樣才是會安全一點。

    這種事情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誰讓郭陽的地位那么高,他又那么喜歡折騰呢?

    看到劉川志都是不住點頭,郭陽也是沒有什么好說的,這些事情都是交給鹿呦去做就是了。

    五個小時之后,鹿呦回來了,但是他的神情極其復雜。

    “哦,有什么樣的事情嗎?”郭陽有些遲疑的看著鹿呦問道,他感覺到對方似乎是遇見了什么太大的事情。

    “這一次的情況有些嚴重了,老板,那些家伙似乎是搞出了一些大情況。我剛才看的時候,我估算了一下,不會低于五十個人拿煙斗走,按照這樣算來的話,有可能會是牽扯到五十萬到五百萬的數額吧?”

    鹿呦是見過世面的人,但是他更是清楚,那么大的一個局,這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可以弄出來的。

    這樣算起來的話,這明顯就是要出大事情的了。

    這事情放在哪一個地方,那都是有可能會引起巨大轟動。

    郭陽倒是很清楚,這事才是正常,要是幾萬塊的話,那就不會那么容易死人。

    就是數額太大了,這才是會有死人的事情出現。

    “這個倒是可以,我們也是要和警察那邊交流一番的了,看看他們有什么樣的心思。”

    郭陽本來是想要自己這邊先做,不搭理那邊的,但是現在他發現有些東西自己這邊還是不合適。

    主要不是名正言順,還有就是另一個情況要考慮好,那就是這個莊家昆昆哥若是被逼著跑路的話,自己這邊是否可以參合上一腿呢?

    兩個人都是有些擔心的看著郭陽,他們都是擔心郭陽有什么特殊的心思了。

    要知道,他們可是很清楚郭陽一旦有什么心思的話,他們都是有可能會跟著被波及到,這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這不,劉川志看著郭陽說道:“老板,你可是不要想什么特殊的事情啊,有什么樣的事情,那都是我們去做就是了。”

    “不是,你有沒有看過一部電影,那就是一個警察直接和一個犯罪分子關系很好,然后就是被警察各種追殺,后面就是一起到了犯罪分子的地盤,這樣直接將那些犯罪分子一鍋端了啊?”

    郭陽說的是龍哥的一部電影,這都不一定有多少人看過呢?

    尤其是劉川志和鹿呦,之前哪里有什么心思看這些?

    兩個人雖然沒有看過這樣的電影,但是聽郭陽的話語,他們都是明白郭陽的心思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