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五百六十五 長安攻防戰

五百六十五 長安攻防戰

    直到此時,馬騰和韓遂才忽然意識到,他們以為的郭鵬犯傻并非如此。

    犯傻的不是郭鵬,而是他們。

    “早該想到的,郭子鳳如此精明的人,怎么會犯那么大的錯?他一定是有所依仗才會這樣辦事,否則,不就是拿自己的基業開玩笑嗎?”

    “是啊,現在想想,袁公路袁本初兄弟兩個一起敗在了郭子鳳手上,以他們的名望和實力,郭子鳳居然可以打敗他們,這難道不是郭子鳳已經完全超過了他們的原因嗎?”

    馬騰和韓遂終于搞明白了郭鵬是一個怎么樣的數量級的對手,但同時又出現了更大的疑惑。

    “他到底是組織了什么樣規模的民屯才能積蓄那么多的糧食?十萬大軍遠征八百里,算上民夫輔兵和牲畜的消耗,起碼要算上四十萬人的口糧,他居然都可以負擔得起……”

    韓遂說出這個想法之后,馬騰的瞳孔一縮,心里忍不住的打起了鼓。

    “郭子鳳的目標當真是長安?而不是整個涼州?”

    韓遂也被馬騰的這個想法給驚呆了。

    細細一想,真的有可能!

    郭鵬是真的有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以他的儲蓄來判斷,絕非妄言!

    “難道說,郭子鳳此來的目的,是為了將我們連根拔起?”

    “他……他是想直接占據全部的北國,然后……威壓天下?”

    猜測越來越恐怖,卻也越來越接近事情的真相。

    張濟直接就被嚇傻了。

    感情那么多年來,自己都是在與虎謀皮?

    一頭擇人而噬的兇虎……

    想到了這些內容之后,張濟和馬騰徹底的失去了分寸,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

    而在他們慌亂的時候,郭鵬已經下令趙云從渭水以北渡過渭水,到渭水南岸扎營,從北方威懾長安。

    又下令曹仁率軍北上,在長安南側威脅長安。

    郭鵬親自率軍渡過灞水,在灞水西側扎營,威脅長安的東面。

    北面,南面,東面,三方面,十萬大軍,對長安形成了劇烈的壓迫之勢。

    長安攻防戰順勢展開。

    郭鵬可不會留手,一聲令下,三方面的軍隊一起對長安發起了破襲。

    在郭鵬的統籌指揮下,一百五十架投石機從三個方面將長安城圍住,對長安城發起了恐怖的巨石襲擊。

    當馬騰韓遂和張濟在高大雄壯的長安城墻上看到巨大的石塊在空飛舞,劃過一條漂亮的弧線之后直接墜落在長安城樓上的時候,他們的思維是有那么一瞬間的停滯的。

    到底是從未見到過的攻城兵器,沒什么好說的,不知道怎么評價,自然也不知道該怎么抵抗。

    眼睜睜看著巨大的石塊砸在城墻上,或者砸到了城樓上,碎石飛濺,將很多士兵擊傷,一整塊的石塊直接砸上來,將一些士兵干脆的砸成肉醬,還有些事腿或者手臂被砸碎,凄慘的嚎叫著。

    城墻上的涼州兵凄厲的喊叫著,不斷的四處逃竄,有些甚至過于激動,導致摔下了城樓,活生生摔死。

    爭先恐后的逃命,爭先恐后的躲避,城樓上亂作一團。

    城樓后面的城池內也差不多如此,因為大量的石塊直接越過了城樓向城內飛來,砸爛了城內的建筑物,砸死了城內的涼州兵,掀起了一陣又一陣塵土煙霧,帶走了一條又一條人的性命。

    城樓上下的涼州兵軍心大亂,幾乎不可控制。

    而在此基礎之上,半個時辰的轟擊之后,長安城周邊的坑道陷阱也被全部填滿,防御設施和阻礙設施被魏軍蕩平。

    于是郭鵬果斷下令全軍進擊,開始攻城。

    魏軍步卒頂著大盾結成軍陣,一步一步的向城墻接近。

    接近到了一定程度時,投石機的打擊就要停止了,換作軍陣之內的弓弩手對城頭進行火力壓制,掩護步卒的推進。

    密集的箭雨將剛剛回過神來被軍官們強逼著進行抵抗的涼州兵們打的措手不及。

    一個接一個的中箭,一個接一個的摔落城墻而死,一個接一個倒地身亡。

    云梯駕了起來,大量魏軍士兵蟻附登城,竭力攀登城樓。

    軍陣里的經過嚴格訓練的弩手們開始定點射擊,掩護正在攀登城樓的戰友,看到有舉起滾木礌石往下砸的,舉起長矛往下捅的,就一箭射過去,竭盡全力保護正在攀登城墻的戰友。

    他們的傷亡率是最大的,不管多么努力的掩護,傷亡一樣不會少。

    大量魏軍士兵攀上城墻開始廝殺,也有很多魏軍士兵沒能攀登上去就被石塊和木頭砸了下來,慘死當場。

    還有魏軍士兵被滾熱的開水澆在頭上,慘叫著摔下城樓摔死。

    也有被弓弩一箭射死的,還有被長矛捅下去的。

    更多的則是攀登上城樓之后,面對數量遠遠多于己方的涼州兵,奮力拼搏以爭取更大的空間,往往也逃不了戰死的必然。

    隨著越來越多的魏軍士兵登上城樓,可以和涼州兵打的有來有回,激烈的拼搏廝殺在城頭上開展,死亡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每時每刻都在進行。

    馬騰反正是沒有想到過如此高大堅固的長安城居然會在攻城開始的第一天就被攻上了城墻。

    魏軍所使用的超乎他的想象的攻城工具也給了他極大的震懾,引起了整個長安城內士兵的恐慌。

    大家都在傳聞,說郭鵬會法術,能用法術把幾十斤重的大石頭扔進城里,砸死所有和他作對的人。

    為此被嚇到崩潰而無法戰斗的士兵并不是沒有,相反,數量還相當多。

    馬騰接近全力指揮自己所負責的城墻的士兵抵抗魏軍的進攻,炮灰們抵擋不住了,那就把自己的親兵拉上去,用精銳善戰甲胄齊全的親兵上前正面抵抗魏軍。

    他們是守城方,占據優勢,增援速度遠遠高于魏軍士兵,結果卻在城頭上被魏軍壓著打,算什么?!

    馬騰帶著自己的兩個兒子馬鐵和馬休親自披掛上陣,竭盡全力抵御魏軍的進攻。

    另外一邊,張濟為了活命也是拼了,帶著自己的侄子張繡,帶著精銳的親衛兵上了城樓和魏軍進行肉搏。

    張繡一馬當先勇不可擋,撐起了這面城墻的抵抗工作。

    韓遂那邊也并不愿意那么快的就把城墻的主導權交出,為了守城,韓遂也親自上陣。

    韓遂在女婿閻行的陪伴下帶著精銳親兵殺上了城墻,曾經差點殺死過馬超的閻行挑起反擊重任,率軍殺在最前方,悍勇無匹。

    激烈的長安攻防戰正在進行著。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