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能穿越的烏鴉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羅金仙打上門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羅金仙打上門

    孔宣這個名字,其實是壓在許多妖王心頭的大山!

    這是一位絕代妖王,若非圣人出手,恐怕妖族也不會縮在北俱蘆洲。但換個方向來說,妖族中敢得罪孔宣的也沒有幾人!

    因為周鵬的胡說給李默找了孔宣這個靠山,在桌的幾位大妖王誰看小瞧李默?當然,也不見得周鵬就是胡說,他去找李默本身就有很大可能是孔宣授意的!

    至于目的,孔宣不說,怕是周鵬也不清楚,更別說李默了。而孔宣為何不親自過來找李默......一個是身份差距太大,另一個則是立場問題!

    這酒喝了半日,待到天黑,估摸著也沒誰會在這時候上門了,牛魔王收拾一下過來陪這些提前趕來祝賀的老兄弟。他一桌桌打招呼,甭管是玄仙妖王還是金仙妖王,又或者是太乙境界的妖王,他也不冷落誰,表現的極其熱情,看起來就是一位社交達人!

    社交達人有達人的好處,當然也有壞處。等他最后落在李默這一桌時,那一臉疲憊絕不是裝出來的。別看他實力高強,哪怕數年不吃不喝不睡覺也沒啥事,但這個人際交往,確實是個累活。

    打斗無非賣些力氣,用些神通。但人際交往,往往得細心,還得注意到別人的情緒,牛魔王顯然也有點猛張飛繡花的意思,雖然長得粗獷,但這心思還不是一般的細膩。

    “牛哥,累壞了吧?”蛟魔王笑著問道,這也是他第一次笑。李默和他呆了半日,前面都不曾見他笑過,總是板著一張臉,李默還以為他都不會笑,天生就生了一張嚴肅的臉呢!

    “累壞了,真是累壞了......這朋友多有多的好處,但這壞處也有,迎來送往什么的,最是煩人不過,但又不得不做。眾兄弟給面子過來為老牛慶賀,老牛怎么著也得把這張臉給擺正,不能讓人敗興而歸啊!”牛魔王苦笑著說道。

    “牛哥你就是太講究了,咱們是妖,妖哪有那么多說法?誰拳頭大誰就最大,實力弱,那就找個角落蹲著。”吳九尺嚷道。

    牛魔王笑道:“還是吳老弟灑脫啊,老牛要是能有吳老弟這般灑脫性子就好了,可惜老牛我這性子天生如此,改不了啊。”

    “牛哥要不是這性子,也不可能交友遍天下啊。莫說咱們這些妖王了,就是天上神仙,也多有牛哥的朋友兄弟。若非天規無法逾越,怕是牛哥這次成親還能再來一些尊貴客人了!”周鵬笑嘻嘻的說道。

    牛魔王眼珠子一瞪,大聲說道:“莫要瞎說,什么尊貴不尊貴,你們都是老牛的老兄弟,那也是尊貴的客人,難不成還有什么高低之分不成?”

    李默閉口不言,就看著牛魔王在這表演。不得不說,這頭老牛還真和人類給牛的定義不同。倒不是說他有多狡詐,但圓滑這一點在妖族中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絕大多數的妖王都像吳九尺說的那般,有實力你是老大,沒實力你就老實呆著;一些圓滑一點的,像蛟魔王這一類,我雖然看不起你的實力比我差,但你沒得罪我的情況下,我也可以和你結交一下;再有就是周鵬這個階段的,可以嘻嘻哈哈和你說笑玩鬧,不在意你的實力高低;也可以翻臉無情,瞬間弄死你;最后就是牛魔王這種......

    像牛魔王這樣,李默自認他自己是沒辦法做到的!

    牛魔王和幾位老兄弟叨了兩句,目光一轉,落在了李默身上:“周鵬,這位小兄弟......不給老牛介紹一下?”

    “我這不正準備說么?牛哥,我給你介紹一下我兄弟。他叫李默,現在落戶在白虎嶺,把那白虎嶺改了個名成為神鴉嶺,以后和咱們也算是鄰居了。別看我這兄弟才金仙修為,我兄長對他可是很看重的。本來今天會早點來,這不是想著帶我兄弟和各位老兄弟見見面,耽誤了一下么?諸位兄弟,別的也就不說了,我在這給大家道個歉,自罰三杯!”

    周鵬說罷,端起面前的酒碗連著喝了三大碗。嗯,對他而言,杯和碗是沒啥區別的。

    “老周,你這道歉,還一定要等牛哥來了才道歉哪?看來我們加起來在你的心里的地位也趕不上牛哥啊!”獅駝王斜著眼看向周鵬。

    “老獅子,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怕你們說我想喝酒,道個歉都要好幾遍嘛!”周鵬笑著說道。看得出來,他和獅駝王的關系應該不錯。

    “得了,算你會說話!”獅駝王也不計較。

    等獅駝王說罷,牛魔王趕忙抱拳說道:“原來是李默兄弟,早些時日和破軍星君那一場大戰還真是吸引人哪。哈哈哈哈,老牛恨不得與兄弟攜手一同干趴下那個小王八羔子。不過兄弟當日一鬧,怕是姓蘇的這臉都要丟盡了,痛快,痛快,老牛敬兄弟一杯!”

    說罷,他端起桌上的酒碗就是一口豪飲。

    “怎么回事?李兄弟和破軍星君有些摩擦了?李兄弟,咱別的不說了,等老牛成親完了,哥哥我替你宰了那破軍星君!哼,那個小王八羔子就不是個好東西,屁大點能力,竟然也能做星君?”吳九尺大聲說道。

    “吳哥這話說的在理,我也看那姓蘇的不順眼,要不一同前去?去那紫微宮鬧他娘個天翻地覆!”白虎王道。

    “對對對,我們兄弟幾人一起去,那紫微大帝的位子都給他掀了,倒要看看他們能如何!”九頭王贊同道。

    “去,沒問題。可莫要忘了,真武大帝還鎮守在北疆!”蛟魔王淡淡地說道。

    “真武......嘖,這家伙鐵了心要和咱們過不去了!”九頭王恨恨地說道。

    他這段時間不好受,真武大帝雖沒對他出手,但他惹上了真武大帝手下人,一直被人針對。

    “他不是和你們過意不去,他是盯上了勾陳大帝那個位子。同是帝尊,可勾陳大帝屬于六御之一,真武大帝......嘖,連泰山那位姓黃的都不如!東岳泰山天齊仁圣大帝如今也不過太乙真仙修為,那位真武大帝可是半步大羅了!若能得到勾陳大帝這個天地尊位,不出百年,他便能跨入大羅境界。”牛魔王道。

    “理是這么個理,但這真武就像一把懸在我們頭上的劍。牛哥你說打吧,北俱蘆洲能打贏真武的妖王雖然不多,但怎么也有許多。不說別的,就我們這些兄弟聯手,還能怕了他?但真要打起來,天庭也不可能坐視不管啊!真要引出天庭......他娘的,這叫什么事嘛?”九頭王一臉怨氣的說道。

    蛟魔王喝道:“行了,說這些做什么?這些天是牛哥成親的大喜日子,莫說這種掃興的話。”

    “九頭王,這事等回頭再說,這喜慶日子,提這個做什么?”獅駝王道。

    九頭王苦笑道:“二位哥哥,我現在是惹上了真武大帝,這不是想趁著這個時間跟各位嘮嘮......不過二位哥哥說的也沒錯,是兄弟做差了,我自罰三杯。”

    等喝完酒,牛魔王正準備說話之際,九頭王又道:“牛哥先別說話,兄弟還有一事相托,萬請牛哥定要答應。”

    “兄弟可莫說這話,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老牛我只要能做到,絕不含糊。”牛魔王拍著胸脯說道。

    九頭王苦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兄弟現如今正和真武大帝的手下斗法,也不知道日后將會如何。我有一獨子想來各位哥哥也是知曉的,我擔心那些人目前動不了我的情況下會對我那兒子下手,所以便想讓他來西牛賀洲闖蕩闖蕩。只要他沒死沒殘,牛哥和鵬哥......嗯,還有李兄弟都不用管他,但要是有大危險,還請兩位老哥和李兄弟看管一二。”

    “九頭王,你這是托孤啊?怎么著,真武還沒動手,你先留好退路了?莫非真武還真要對你動手?”金蛇法王道。

    九頭王苦笑:“十有**了,只是目前矛盾還沒完全激發。但就這三個月里,他們殺了我五名手下,其中有兩個還是金仙期。”

    “行了,這些事就不必多說了,我應承了。但有話說在前頭,我和李兄弟能保他一百年,保他兩百年,可保不了五百年、一千年。”周鵬道。

    九頭王松了一口氣,道:“鵬哥,我也沒這想法,也不敢勞煩三位保我兒千年無事。他如今也是玄仙修為,再加上我提供一些資源,三百年,三百年后他怎么也得是金仙境界,若能有些機緣,或許還能再上一步。這樣,我求三位保他三百年周全即可。三百年后我若還在,接他回北俱蘆洲,若我不在......便隨他去!”

    “此事可行!”牛魔王點頭。

    李默笑道:“我這實力低下,但給兩位哥哥搖旗吶喊的能力還是有的。”

    “那兄弟我在這先謝過三位了,我兒這次也隨我來了,稍后我叫他過來和諸位兄弟見上一見。”九頭王道。

    這便是他兄弟聚會,他兒子還沒資格過來。說到底,他的實力在這些大妖王里是墊底的,有些事不好擅作主張。

    “這事就到此為止,說點別的吧。”蛟魔王道。

    牛魔王笑了下,突然低聲說道:“諸位兄弟,閑話回頭再聊,老牛問一句,諸位兄弟最近可有收到什么風聲?”

    “牛哥,莫不是又出什么事了?”九頭王有些詫異的問道。

    “東勝神州的事,你們難不成都沒聽過?”牛魔王目光掃向眾妖王。

    “是......玄天法印出世的事?”蛟魔王有些遲疑的問道。

    玄天法印什么的,還不放在這些大妖王的眼里。莫說什么玄天法印,就是玄天法王在世,在他們面前也得俯首做小。

    不說其他,玄天法王本體只是一只蠱雕,論跟腳也算是一種異獸,但還比不上在場幾位妖王。論實力,玄天法王也僅僅只是太乙金仙初期罷了,和他實力相同的只有金蛇法王和九頭王。

    牛魔王道:“蛟兄弟倒是消息靈通啊,事情起因確實是因為那個玄天法印,但后來,隨著一個叫紫光宗的小宗門被滅,事態開始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了。這段時間,有七八個宗門被滅,也有數十位妖王被殺,東勝神州那邊已經快亂成一團了。九頭王,聽說真武大帝很可能會調去東勝神州鎮壓,你那邊的壓力可能也沒你想的那么大!”

    “可我擔心他過去之前,順手把我給解決掉!”九頭王苦笑道。

    “嘖,怎么又扯上真武了?”蛟魔王一張臉都快黑了。

    獅駝王和吳九尺也有些不大爽,這倆端著酒碗一個勁的灌酒。

    “算算算,這事就到此為止,莫要多說了,說點其他的。我先來開個頭,你們可曾知道......”

    這話還未說完,就聽一只小妖急匆匆的跑來,一臉惶恐的對牛魔王說道:“大,大,大,大王,不,不好了,有人在外面說大王你要不出去,他就把咱們這芭蕉洞給砸了。”

    “砸我芭蕉洞?她好大的膽子!”

    牛魔王眼睛一瞪,大怒。

    “還真有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哪,大家伙一起去看看?”周鵬聽有熱鬧看,頓時來了興趣。

    “一起去,一起去,喝了一天的酒了,醉又沒法醉,沒意思!咱們去外面看看,正好給牛老哥壓陣。”

    獅駝王甕聲甕氣的說道。

    一時間,幾位大妖王也連連表態贊同。

    出得洞府,但見洞外一隊隊人馬列隊等候,這些人長相丑陋,還有一頭紅色頭發,渾身散發著血腥氣息。

    “你便是牛魔王?”

    領頭那人左手邊一名大漢冷喝道。

    “我便是牛魔王,你等前來所為何事?若是來喝喜酒,老牛我大開洞門歡迎;若是來搗亂,我答應,老牛我手中的混鐵棍可不答應!”

    牛魔王大喝,一根通體漆黑的棒子被他掏了出來,狠狠地扎在地上。一時間,整個翠云山都是地動山搖,顯然有些承受不住牛魔王的這道巨力!

    “好膽,我便試試你的能耐!”

    說話那位低喝一聲,提著一把赤紅長劍殺來。

    剎那間,飛沙走石,狂風卷動天地,恐怖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來得好!”

    牛魔王毫不怯弱,提棍殺了上去。

    壓陣的極大妖王目光中閃爍著震驚,周鵬低聲對李默說道:“兄弟可知這些人來自何方?”

    “兄長莫非知曉?”李默反問道。

    周鵬搖搖頭:“就是不知才吃驚,你看和牛哥廝殺的那漢子,竟然不落下風。牛哥實力了得,也是生于洪荒時期,如今已是半步大羅的境界,這天地間能降服他的人可不多。而對方竟然不落下風,實力至少也是半步大羅,且有通天神通。你再看那些人里,領頭的那位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我竟然都沒法捕捉到他的氣機。若非眼前看到,恐怕是神念都沒法發現他的存在。此等人物,十有**就是大羅金仙!”

    “大羅金仙很可怕嗎?”李默問道,他對境界這一塊的了解并不是很清楚。

    “很可怕嗎?嘿,老哥告訴你......真的可怕!與通天同壽,與萬世不朽,這絕對不是說說。雖說上面還有境界,可達到大羅金仙境界,天地當真是任他縱橫,只要不去惹那少數幾尊大能,他們幾乎不死不休,便是三災五難也與他們無關了。”周鵬低聲解釋道。

    “可大羅金仙上面還有大能,比如說孔雀大明王?”李默道。

    “不一樣,完全不一樣。這就好比老虎與豹子之間的關系,老虎能打殺豹子,但也不是輕易就能殺死豹子的。簡而言之,他們都是霸主,雖有高低之分,卻都是我們需要仰視的存在!”周鵬道。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