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四章 說好的保佑呢

第四章 說好的保佑呢

    “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空虛和尚道。

    他倒在地上,沒一會功夫便又響起了鼾聲。

    “睡眠質量真好!”王生感嘆道。

    他躺在地上,頭枕著雙手,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剛才被嚇了一身的冷汗,哪還敢睡覺啊?

    “難道真的是我看錯了,產生了幻覺。”

    一閉上眼睛,就想到那個長發白衣的鬼,急忙睜開眼睛。

    呼,嘶,

    這噩夢肯定是少不了了。

    嗚,風又起,吹的破門爛窗嘎吱嘎吱直響。

    王生的身體一下子繃緊。

    不會是又來了吧?

    剛才也是這么一個前奏,然后外面就出現了飄著的白衣鬼。

    他剛想起來,突然發現屋頂的破洞處趴著一個人,一頭黑色的長發,垂下來,看不清楚臉,長發兀自分開,露出一小半有些慘白的臉龐,還有一只發紅的眼睛,已經從眼框子里凸出來大半,正盯著他。

    鬼,鬼,有鬼!

    他渾身顫抖,想要喊,卻發現自己的的喉嚨仿佛被掐住了一般,只能發出輕微的聲音,只能夠他自己聽到,想動,想爬起來跑卻發現身體不聽使喚,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屋頂之上那個白衣鬼物從破洞下來,頭朝下,伸出青黑色枯瘦的雙手,就那么倒垂著飄了下來,仿佛一只大蜘蛛。

    “醒醒,空虛,醒醒,有鬼啊!”王生滿頭大汗,想喊喊不出來。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佛祖保佑,玉皇大帝、觀音大士,地藏王菩薩,斗戰圣佛,救我,救我啊!”

    那鬼物就這樣慢慢的、輕飄飄的落下來,越來越近。

    “佛祖,佛祖,我當和尚,我在蘭若寺當和尚,我不還俗了,你趕緊救救我啊!”

    那青黑色的手掌落在了王生的肩膀上,頓時,他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仿佛一大塊冰壓在自己的肩膀上,整個人瞬間都凍僵了。

    “完了,佛祖,你在哪里?”這一瞬間,王生萬念皆灰。

    “空虛,別睡了,趕緊起來,快跑,真的有鬼!”他想最后喊一嗓子,卻是真的喊不出來了。

    那慘白的臉,那血紅的眼,越來越近。

    般若波羅蜜,

    王生神使鬼差的念了這么一句佛經。

    近在跟前的鬼物突然一停。

    有用,還是幻覺?

    “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那白衣鬼就停在那里,不動了。漆黑的頭發上還沾著泥水,血紅的眼睛就盯著王生,近在咫尺。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王生默念經文。

    渾身哆嗦,閉著眼睛,也不看那鬼物,就是誦經。

    過不多時,他發現自己肩膀上的寒意消散不見,自己能夠出聲了,再睜眼,那鬼物已不再眼前,抬頭,沒有,環顧四周,也不見。看樣子是已經離開了。

    吭,吭,身旁的空虛和尚發出陣陣鼾聲,睡的很香,他居然屁事沒有。

    “這特么的什么狗屎運,為什么偏偏盯著我,這一個汁多味美的你不試試?!”

    王生坐在原地,想起剛才的事情,身體還在微微發抖。

    鬼,剛才絕對是鬼,他十分確定,那絕對不是幻覺。

    那親眼見到的恐怖,那親身感受到的刺骨的陰寒,絕對錯不了,他伸手揉了揉肩膀,輕輕的掀開肩膀處的衣衫,在肩膀上,清晰可見五個發青的指印。

    他抬頭望望屋頂,又望了望窗外。

    “這到底是個什么世界?”

    外面的天色還是黑暗一片,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天亮。

    他睡不著,也不敢睡,生怕睡著了那個鬼物再來,到時候自己的小命可能就沒了。

    黑夜漫長,睡不著,無事可做,他便起來盤膝而坐,輕聲念誦篇佛經。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前世一時興起,背誦過的佛經,想不到在這里,還能夠起到驅鬼的作用。

    經文不長,不過三百字,

    他讀了一遍又一遍,最開始就是純粹的背誦,心思還亂的很,漸漸的心靜了下來,也不想其它的東西,純粹的誦讀佛經。

    恐懼、煩躁、擔憂,諸般繁雜心緒盡數消散不見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面天色已經亮了,晨光透過破窗和屋頂透進屋來。

    黑夜過去了。

    啊,地上的空虛和尚也睡醒了,坐起來伸了個懶腰。

    “怎么了,沒睡好啊?”他看著一臉疲倦的王生問道。

    “昨天真的有鬼。”王生道。

    “哪有鬼,是你的心不凈。”空虛和尚道。

    “不信你看。”王生掀開自己衣衫露出肩膀,人愣在那里。

    肩膀之上,那五指青痕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你做什么?”空虛和尚見狀大吃一驚。

    “無生,你要自重啊!”

    “我自……”王生深吸了口氣。

    “算了,說了你也不信,我們繼續趕路吧?”王生道。

    “先找個地方化緣吧?”

    “不會還去小紅家里吧?”

    “那怎么行,她家里也不富裕,換個人家。”空虛道。

    “啊,我還以為你會不要臉又去呢。”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他們兩個人又從寧小紅的家中出來。

    “謝謝施主,謝謝,佛祖會保佑你的。”

    “兩位大師慢走。”寧小紅笑著道。

    目送兩個和尚走遠之后,這位年輕的姑娘方才轉身回家。

    “空虛,你真是不要臉啊!”無生道。

    “剛才你吃的比我還多。”空虛道。

    “你們是怎么混的,這個村子里的人怎么就這么不待見你們呢?!”王生道。

    剛才他們兩個人在村子里轉了一圈,敲開了是十幾戶人家的門,結果有人看到是他們,話也不說一句,咣當一聲,直接把門關上,這是好的,還有一個婦人,長得身高七尺,膀大腰圓,一張臉盆大的臉,一看到是空虛,破口大罵。

    “天天來老娘這里偷雞,還有臉來化緣,再不滾老娘抽死你們!”

    空虛和尚當時狼狽逃竄,如喪家之犬。

    “罪過,罪過,我也是糊涂了,怎么敲了她家的門。”這是當時空虛和尚的說辭。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