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九章 又滑又嫩 還想再摸

第九章 又滑又嫩 還想再摸

    “師尊收到山下的消息,說你和大哥被奸人誣陷,押解進京受審,我就下山來了,一路飛馳,總算是趕到了。”顧思盈道。

    “就你一個人?”

    “不是,師尊不放心,還有一位師兄陪我一起下山,他就在附近,防止有人逃走,走漏風聲。”顧思盈道。

    話說完沒多久,就見到一個男子撐著一把傘走進了庭院。

    二十三四歲年紀,一襲青衫,腰懸長劍,面目俊美,瀟灑淡然。

    “父親,大哥,這就是陪我下山的葉楓師兄。”

    “伯父,顧大哥,你們受苦了。”葉楓道。

    “那個小白臉模樣倒是俊俏的很呢!”無生趴在門縫上瞅著外面道。

    “俊美丑,不過是外相,都只是一副皮囊。”

    “我寧愿要一副好皮囊。”

    “衣服烤干得差不多了,睡吧,明日還有事要做。”

    “嗯。”

    躺在地上,不一會的功夫,空虛便發出了鼾聲,無聲卻是無論如何睡不著,閉上眼睛,腦海中便出現了那來往縱橫的劍法,還有那清麗脫俗的美人。

    外面還落著雨,

    “兩位大師?”一個女子的聲音,好聽,如山澗的泉水。

    “嗯,什么事?”聽到這個聲音之后,無聲立即從地上爬起來,然后來道門前。

    破門兩扇,打開之后,美人近在跟前,眉目如畫,越看越好看。

    “大師,我們要離開了,多謝兩位大師。”顧思盈道。

    “這就走,還下著雨呢。”無生道。

    “這點雨不礙事的,這是兩位大師的僧衣,已經烤干了。”顧思盈雙手捧著僧衣遞了過來,無生結果,觸碰到了她的手背。

    溫潤光滑,觸之心動。

    “啊,抱歉。”無聲急忙道。

    顧思盈笑了笑,沒說什么,沒一會,她的家人也過來,都換上了干凈的衣服,臉色還有些蒼白,前來告別。

    無生將空虛和尚叫了起來。

    這一家人和兩個和尚告別之后,撐著傘,騎著馬,趁著雨夜,離開了這座庭院,很快就消失在雨幕之中。

    “哎,可惜嘍!”無生嘆了口氣。

    “如果有緣,終究還會再見,回去睡吧。”空虛道。

    “美人走了,這個沒辦法,強留不住,可是人家給銀子你為什么不要,山里什么日子你不清楚嗎?”無生氣憤的問道。

    剛才他們在離開的時候,顧思盈送給他們一個小袋子,入手頗沉,打開一看里面裝的全是銀子,當時無生就愣了,他是第一次見這么多的銀子,就在他還在發愣的時候,空虛就奪過那個袋子,還給了顧思盈,無論對方怎么說就是不收。

    “你這算是什么,高風亮節,助人為樂不求回報,你問過我沒有?你不要我還要呢,我剛才又是淋雨又是受驚嚇的,我是需要補償的。”無生道。

    “我們助人,不求回報,收了銀子,心中有愧。”空虛道。

    “那是你,不是我,我心里沒愧,我要銀子,我要回報。”無生道。

    “那你去要吧。”空虛指著院子外面道。

    “我……”

    “進屋再睡會吧!”空虛道。

    空虛轉身進了破屋,無生站在外面。

    冷風冷雨依舊,天色還是暗的,顧南坡一家人已經走遠了。

    “美人沒了,銀子也沒了,兩手空空。”

    “你不是摸人家的手了。”身后傳來空虛的聲音。

    “你怎么看到的?”無生回頭,發現胖和尚已經躺在地上了。

    “感覺怎么樣?”

    “又滑又嫩,還想再摸。”無生道。

    “得知足,睡吧。”

    無聲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當他醒來的時候,外面天色已經大亮了,環顧四周,破舊的房屋之中沒看到空虛的身影。

    “空虛和尚,師父。”他喊了兩嗓子。

    “我在外面,醒了就出來幫忙。”空虛和尚的聲音從屋子外面傳了進來。

    無生起來,屋子外面,還在下著毛毛細雨,出了院子,發現空虛和尚正在處理昨天夜里被殺死的那些甲士。

    “師父您這干嗎呢?”

    “準備把他們埋了。”空虛道。

    “不是,昨天他們可要拿辦我們下獄啊!”

    “那是昨日的事,再說,他們已經死了,不能這么暴尸野外,該有個歸宿,塵歸塵,土歸土。”空虛和尚道。

    說著話,他整理了一個甲士的妝容,抹去臉上的血跡,順便伸手摸了一下他腰間,從他口袋之中摸出了幾點碎銀子和銅錢,很自然的收進了自己的袖口之中。

    “師父,你這摸尸呢,死人的錢你都要,還那點小錢,昨天晚上人家給你一袋子的碎銀子您怎么不收呢?”

    “那不一樣。”

    “哪不一樣,都是銀子?”無生道。

    “一個是活人錢,他們留著有用,一個死人的錢,他們留著沒用,也帶不到那邊去。”空虛道。

    “怎么都是你有理。”無生道。

    他也蹲下來摸尸,而且直接找那位領頭的尸體,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小布袋,打開一看,里面有些碎銀子和銅錢。

    “不錯,不錯,謝了。”

    轉頭一看,渾身一顫。

    昨夜風大雨大天色也黑,只能接著雷電的光芒看到當時的一些情況,今日一看這死人,脖子一道血痕,身上滿是鮮血,雙眼睜得老大,這是典型的死不瞑目,無生就覺得這人一雙眼睛正望著自己,莫名的恐慌,他身體都微微有些顫抖,然后下意識的望了望其他的幾個死人,幾乎是同樣的死狀。

    腦袋嗡一下子,他的臉色變得煞白,急忙起來,晃晃悠悠,顫顫巍巍的退到了一旁的樹下,不停地喘著粗氣。

    呼,嘶,呼,嘶。

    “你怎么了,無生?”看到他的異常反應,空虛急忙上前來關切的問道。

    此時的無生臉色蒼白,身體顫抖,空虛一看,再看看地下的死人,便明白了其中的緣由。

    “你先進去歇息一下,外面的事情就交給為師吧。”空虛和尚道。

    “好。”

    無生來到院子里,在屋檐下,找了個干凈的地方坐下來,腦海里還不停的浮現那死人的眼睛。

    果然,小說故事里的都是騙人的,什么從南天門砍到蓬萊東路,眼睛都不帶眨的,真正敢直視死人的眼睛那都需要莫大的勇氣。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